汪洋谈乌坎VS邓小平论六四

2020-02-14 评论 859
自9月21日广东陆丰乌坎事件发生以来,中共广东省委书记汪洋一直备受指责,一些境外媒体准备等着看汪洋的好戏——十八大常委将没戏。你信吗?反正我不信。这些外媒大大低估了胡锦涛爱将——汪洋的政治智慧和执政能力!广东卫视和南方日报等广东媒体接连报道,12月20日,广东省委副书记朱明国在陆丰市干部群众大会宣布,广东决定成立省工作组以最大决心最大诚意最大努力解决乌坎村群众的合理诉求,尽快恢复乌坎村的正常秩序。

报道说,自乌坎事件发生以来,广东省委多次听取汇报和研究部署处置工作,汪洋做出重要指示:乌坎事件的发生有其偶然性,也有必然性,这是经济社会发展过程中,长期忽视经济社会发展中发生的矛盾积累的结果,是我们工作“一手硬一手软”的必然结果。作为负责任的政府,必须直面和解决好这些矛盾和问题。

看完汪洋的指示,使笔者想起邓小平当年对六四事件的论述。,邓小平在接见首都戒严部队军以上干部时的讲话中说,这场风波迟早要来。这是国际的大气候和中国自己的小气候所决定了的,是一定要来的,是不以人们的意志为转移的,只不过是迟早的问题,大小的问题。邓小平又说,八十年代初建立经济特区时,我与广东同志谈,要两手抓,一手要抓改革开放,一手要抓严厉打击经济犯罪,包括抓思想政治工作。就是两点论。但今天回头来看,出现了明显的不足,一手比较硬,一手比较软。一硬一软不相称,配合得不好。

通过对比不难发现,汪洋谈乌坎事件与邓小平论六四事件具有异曲同工之妙。关于事件起因,汪洋说“有其偶然性,也有必然性”,邓小平则说“大气候和小气候所决定”。检讨事件原因,汪洋说“一手硬一手软”,邓小平也说“一手比较硬,一手比较软”。当然,汪洋所说的“一手硬一手软”是指经济建设硬、社会建设软,与邓小平所说的“一手硬一手软”完全不同。

一些境外媒体认为,乌坎是汪洋的政治滑铁卢,这在中共十八大人事布局的敏感时刻,是一个致命伤。不过,随着广东省工作组进驻陆丰解决乌坎事件,人们很快将发现,汪洋已经化危为机,一举扭转事态,十八大常委之位仍将不在话下。

说起汪洋施政风格颇似邓小平,人民日报社旗下《大地周刊》2009年第23期《“少帅”汪洋》一文曾经披露,33岁的“娃娃市长”汪洋掀起“铜陵改革”,获得中共领导人邓小平赏识。汪洋当时在电视讲话中说:要改变观念!有人“养鱼怕偷”,“做生意怕骗”,就是不怕穷。这与此后邓小平的南巡谈话思想很接近,显示出汪洋敏锐的政治嗅觉。有说法称,邓小平南巡回京途中在安徽蚌埠停留,并特别召见了汪洋。也有香港出版的图书描述:“1992年邓小平南巡来到安徽合肥,接见安徽有关领导,时任铜陵市长的汪洋也被点名要求参加。会见后,邓对汪印象深刻,认为其是个人才。”

此后不久,汪洋即调离铜陵,担任安徽省省长助理兼省计委主任。1993年,38岁的汪洋出任安徽省副省长,成为当时全国最年轻的副省长,并继而进入省委常委。据称,汪洋的超前意识很强,在任常务副省长分管财税工作时力推一项改革,连时任国务院总理的朱镕基都说他“年纪不大、胆子不小”。

《大地周刊》援引政情人士分析,汪洋曾历任安徽省副省长、国家计委副主任、国务院副秘书长、重庆市委书记、广东省委书记,在地方打滚过,也在中央历练过,既有鲜明的团派色彩,又是难得的财经好手,前途无可限量,未来当有想象空间。

洵哉斯言!

申博sunbet开户|申博官方赌场|永康市资讯|网站地图